麻豆传媒原创番号观看高清频道

李木瑶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她微微撑开眼皮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再一看那张俊帅的脸庞就到了自己的眼前,这不就是昨晚还跟自己打电话的男朋友么?

果然,梦里什么都有。

连自己心心念念的男朋友都到了,真好。

“阿凌,要抱抱。”

李木瑶拉开空调被闭着眼睛伸开双手,往霍季凌的面前软萌的要求到,果然被男朋友像抱小孩子一样的从被子里抱着与他面对面的坐在他大

腿上时,李木瑶又微睁开眼睛对着霍季凌笑了起来,先是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尖。

“嘿,阿凌你的鼻子又高又挺,也就比我的好看那么一点点呢。我还要亲亲…别人家的男朋友在梦里对自己的女朋友都是这样那样…腿软到下不了床的,嘻嘻…阿凌,你在梦里都不想跟我做点什么吗?我听英姐和郁金姐说过。

说女朋友和男朋友那什么之后,以后连来大姨妈都不会痛了呢。还有……唔……我,呼吸……不……了。”

李木瑶真把霍季凌的出现当成了春

梦,尤其是被他抱到胸口贴着时。李木瑶就像个小妖精似的,坐在他的大

腿上又是口上嗨得厉害;身体也不停的扭动着挑

逗着霍季凌的自制力。

霍季凌从昨晚与李木瑶通完电话就一直担心着他的宝贝女朋友遇到什么事了,结果,还真把他当成了梦中人。

甚至胆子超级大胆的,把她从那些已婚妇女听来的一些平时根本不会跟霍季凌讨论的话,通通都说了出来不说,小手更是很不老实,直接就伸入到霍季凌的衬衣里,摸着摸着还会突然冒出一句:“咦,手感好真实啊,跟我之前摸的一样,有六块腹肌都摸到了呢。”

李木瑶的小手再往霍季凌的皮带里面伸时,霍季凌终于忍不住,一手抓住她做乱的小手,一手扶住她的腰,堵住她口嗨的小

嘴。

直到李木瑶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快要被霍季凌吻到窒息时,迷糊的大脑变得清醒起来,原本闭着的眼睛享受的她,再次睁开来,面前的帅脸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而自己的舌头全都在他的口中,眼睛一瞪大,霍季凌的吻得更加的猛烈。

暖暖的温馨少女十分纯真

从她的嘴唇移到她的脖颈处,霍季凌特意给她换气的机会,一边亲吻着一边低哑着能迷惑为之疯狂的嗓音问道:“宝贝,现在还是梦吗?告诉我,我是谁?”

而此刻的霍季凌特意松开了李木瑶之前做乱的小手,且主动把自己的皮带松了松,把她的小手往里送了送。

李木瑶摸到那硬而粗的东西,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一直都知道霍季凌的尺寸很惊人,却也就是隔着裤子不小心蹭到过几次,后来…也差点深入过了解一次,那次的印象李木瑶记忆深刻,她的手都麻木了,霍季凌的才得以肆放。

此时此刻,李木瑶再次感受到了霍季凌向自己透出来的欲

望以及期许的眼神:“宝贝,梦里经常梦到我这么对你吗?”

霍季凌的吻还在继续,且一直往李木瑶的脖颈下方吻去。

李木瑶原本因为睡觉穿的是吊带的睡衣,因为霍季凌的到来衣服变得凌乱,裸露的皮肤也多了起来,她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怀着激动而又好奇却又有一丝的害怕的声音回答霍季凌的问题:“阿凌,霍季凌,我想你。”

今年已经二十岁的李木瑶,现在如此大的诱

惑她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

反正是自己的男朋友,前世的她,连个真正的男人都没有过,到死都是个处

女。三十多岁还是老处

女,就这件事李木瑶被她的不少女客户嘲笑过。

而像刚才霍季凌对自己做的一切的类似的春

梦,在李木瑶对霍季凌从一般的喜欢到真正的喜欢以及到现在的越来越爱他的这个过程中,李木瑶真的梦到过很多不一样的霍季凌,对自己的爱的狂野。

再看向平时冷静自制力超强一有禁欲的霍季凌和自己一样,想要…李木瑶突然就不再衿持主动的吻向了面前的男人;这是她两世来唯一喜欢的男人,也是爸爸帮她选的男人,更是她爱的男人。

李木瑶想要更多,想和霍季凌一起探索男女之间的那抹神秘的奇妙…

李木瑶的主动回应,且在霍季凌的耳边说的那一句话,霍季凌再也没有放开他的宝贝,而是势把他的宝贝放回了床上……

下午三点多,李木瑶是被饭香味给诱醒的,全身都像被车碾压过一般,动了动,刚想起来就看霍季凌端着一个拖盘进来,见李木瑶醒来他这张俊脸上的温柔越发明显:“宝贝,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了吧,先喝碗鸡汤再吃饭。”

霍季凌把拖盘放到床头柜上,上前半抱半扶的把李木瑶靠到自己的身上:“在生气吗?”

生气?

完全没有,毕竟是李木瑶先动的手,至于口当然是霍季凌动的。

而且李木瑶确实很想探索且体验一把男女朋友之间负距离的感受…再加上除了霍季凌进入时痛的那一会且初时因霍季凌的不熟练而痛了会后,接下来的时间里李木瑶被霍季凌送入到了云顶几次,可以说李木瑶是真正的享受到也爽到。

又想到霍季凌在动情时那崩人设的模样,李木瑶漂亮的脸蛋又有些发烫,瞪了霍季凌的一眼:“我才没有生气,我们是男女朋友,做这样的事不是正常的吗?只是…阿凌,你有做避孕措施吗?我还不想这么快怀孕,且我们都答应了,要等小宇和阳阳成年之后才结婚的。”

李木瑶在心里给自己自我暗示了近百遍,她和霍季凌确实是男女朋友,且又彼此相爱。她对这方面有些好奇也正常的,又在如此的情况下次水到渠成是再自然不过的事;矫情什么的也不是李木瑶的性格,还不如坦然的对待。

要知道李木瑶哪怕两世来都是第一次实战,但战后措施必须做到位才行。

李木瑶问完就顺着霍季凌往垃圾桶里看了一眼,见里面有几个套套后,立即又红着脸生硬的转移话题道:“咳咳……阿凌,我饿了,要你喂我吃。”

喝掉一碗鸡汤,又喝了小半碗粥,李木瑶这才开始提起正经事来:“阿凌,你是因为担心我,所以一大早就从金城坐飞机过来了?那你什么时候回金城?”

霍季凌现在的工作特殊,不再是之前在他自己的公司自由,就因为自己的一通电话就半夜跑过来,确实感动的同时又觉得甜蜜且有点小小的幸福。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