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安卓闪退

() 没想到队长铁血硬汉的外表下竟然藏着一颗传播八卦的七大姑八大姨心!

上回陈清寒只是为我的受伤找了个借口,他轻易相信也就罢了,还继续向外传播……

这绯闻怕是传不完了,捆绑宣传反响大啊,要怪只能怪陈清寒非拉着我炒cp,现在可好,他的大粉头子就要来撕我了。

“唉,咱们能不能单纯的挖挖墓,不要丧心病狂地往里面硬加感情戏?”

“没办法,不加感情戏没人投资啊。”陈清寒非常配合我的表演,无奈地摇头苦笑。

“不投资我罢演。”

“你要出手的东西,我朋友刚找到买家……”

“你看看你,生分了不是,就咱这交情,友情出演分文不取!”

英雄都为五斗米折腰,何况我不是英雄,看在钱的份上,撕x根本不算事儿~

“禾苏掌握的消息可能非常重要,咱们得想办法让她说出来。”陈清寒突然严肃,好像刚刚配合我演出的戏精不是他。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啧啧…”在我的记忆里,不是每个族人都有长生不死的能力,像我和碧石这种,是极少数的异类。

禾苏就是使用歪门邪道才能维持不死身,我想不起来她口中的‘她们’是指谁。

清纯白皙大胸美女护士私房情趣走光福利写真图片

“我们…能不能不管她们的事?”我总觉得一旦卷进她们的乱事中就很难抽身了,陈清寒他们研究的是天女墓,研究活人的事交给别人就好。

“你不想管?”

“不想,我只想认真工作,努力赚钱,过普通人的生活。”

“你是这么想,她们呢?她们会让你如愿吗?”

“世界这么大,总能躲开她们吧。”

“好吧,我会尽量安排你去其他小组,让你远离第一线。”陈清寒想了想说。

“那你呢?”

“我没办法退居二线。”

“哦,这么快就拆伙啦……”

“都是一个机构内的同事,总有见面的机会。”

陈清寒说着突然一顿,“不过,要等这次的事结束。”

“唉,知道了。”虽然和陈清寒拆伙有点可惜,但我是真不想掺和同族的事,只想离她远远的,如果是尸体也就罢了,活人最是麻烦。

假如没认识陈清寒,我还在古墓里数蘑菇呢,可认识他以后,我又和同族产生纠葛,想来真是得不偿失。

我非常排斥与同族接触,甚至可以说永远不想再见她们,即便失去记忆,有些感觉已经刻到骨子里,所以我决定远离她们的是是非非。

不过答应陈清寒的事我也会做到,至少我们得平安下船才能拆伙。

禾苏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老态龙钟的模样。

她请我们共进晚餐,在油轮的高级餐厅,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碧石该吃吃、该喝喝,也像白天差点被啃的人不是她。

既然大家都是这样,那我也不用客气,把好吃的捡到陈清寒的盘子里,反正那两个女人都不是正常人,给她们吃好的太浪费了。

结果这一幕碰巧被旁边桌的人看到,一声清脆且短促地笑声刚飘过来就止住了。

“抱歉,看到你们这么恩爱,我被秀了一脸,可是又觉得太可爱了,忍不住…所以,别介意。”旁边桌的女人主动解释道。

我挑挑眉,爬上嘴角的是忍不住的坏笑,这个长得温婉秀气,说话柔柔地女人就是陈清寒的师姐齐秀媛。

我们进来的时候她还没在,应该是上菜的时候过来的,因为她对面有个男的,所以我没有关注他们那桌。

“谢谢。”我得瑟地道谢,然后咔叭一下,掰开一只帝王触的钳子,把白嫩嫩的蟹腿肉举到陈清寒面前。

尽管陈清寒给描述过她的长相,但她既然要装不认识,我也不会主动说破。

碧石在对面一脸嫌弃地看着我,禾苏则是面无表情,说是赔罪宴,可她根本没提白天的事,只和碧石天南海北的闲扯。

“我们也是两个人,人少玩着不热闹,不如一会儿咱们一起去派对?今晚有乐队表演,听说很有名呢。”齐秀媛一言一行大方优雅,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而且长相又没攻击性,即使是陌生人,也会对她放松些警惕。

她对面的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头发向后用发蜡抹得整整齐齐,给人一种成功人士或社会精英的感觉。

“好啊。”我都答应陈清寒和他师姐撕x了,肯定不能躲开,必须迎难而上。

“那晚上九点半,在顶层酒吧见,不见不散。”齐秀媛笑得眉眼弯弯,好像很开心。

我们吃得差不多了,便各自回房间,陈清寒回到房间才打了一串饱嗝儿,换了拖鞋在客厅里来回溜达。

刚刚那一桌子海鲜,可是被我夹到他盘子里了,禾苏跟碧石只吃了一口。

但她们并不在意,因为她们今晚吃这顿饭的目的根本不是填饱肚子。

我猜禾苏只是想看看碧石的态度,白天发生了那样的事,如果碧石介意,晚上是不会赴约的。

我想不明白禾苏为什么那么冲动,难道她有急着吸取力量的理由?

不过那已经不关我的事,我随便想想便抛诸脑后。

晚上九点我和陈清寒一起出门,到上层的酒吧去看演出。

齐秀媛说的这个乐队,唱的乡村歌曲,好在不是特别闹人的摇滚乐队。

我和陈清寒坐到齐秀媛一桌,她还带着那个精英男,男人自称姓文,是做古董生意的。

又是古董生意?我想起了那个话多的富二代,不过这个男人的话不多,倒是比较安静。

齐秀媛这会儿也不假装陌生人了,主动提起她是陈清寒的师姐。

说完她似乎等着我给个回应,我笑了下:“是嘛,知道了。”

我的冷淡让齐秀媛愣了愣,或许她从没遇到过这么不给她面子的人。

围在陈清寒身边的女孩,在见到她这个从小和陈清寒一起长大的师姐时,肯定是要给足面子的。

可惜我是撕x来的,要踩的就是她的面子。

“小寒这个女朋友,好有个性,要好好相处,互相包容。”齐秀媛微微一笑,神态立即恢复如常,以一派家长口吻说道。

“这个?他就我一个女朋友,没有上一个、也没有下一个,师姐,年纪不大就健忘啦,吃点核桃补补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