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色院樱桃院院app

下午3点,第二门文综考试开考,对于文科类考试李杰的把握不像理科类那样自信,因为在批阅时主观意向比较重,很难拿到满分,不过得益于自己的记忆力,文科类并没有占用多少李杰的时间。

当试卷发下来之后,李杰从头到尾的翻阅了一边试卷之后,并没有特别为难的题目,唰唰唰,下笔如有神,李杰快速的回答着试卷上的所有题目。当李杰答完之后,抬头四周忘了忘,大多数考生还在奋笔疾书,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李杰把答题卡填完之后选择了交卷。

当李杰走出考场,看到四周殷切等待着的家长们,不禁感到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当年那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由于受到当时的条件所限受教育程度并不是特别高,只能把希望放在了下一代,有些家长甚至在考前烧香拜佛只为了自己的孩子求得一个好成绩,虽然事实上并没有多大的作用,顶多算个心理安慰,但是这种行为本身已经可以代表很多了!

当李杰走出大门时,看到树荫下来回不停踱步的路长征,李杰心中不禁一暖,略微有点焦急的路长征一点也不像一个商界大佬,完没有了那股挥斥方遒的气势,现在他和周围焦急等待中的家长们没什么不同的。

看到李杰走出考场的身影,路长征一怔,低头看了看左手上的手表,有点不敢相信,不过想到平时李杰的成绩呶呶嘴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在他看来高考只是一次历练而已,哪怕李杰不考试他也坚信我路长征的儿子不会是池中物的,迟早会振翅高飞。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当了高考的关口任然不住的紧张起来,父母总是希望子女好的。

“星河,这么早出来没关系吗?考的怎么样啊?”路长征忐忑的问道,怕出了什么意外。

“放心吧,小意思,老路你还不知道我平时的成绩吗?高考对于我来说十拿九稳的啦。”李杰信心十足的回道。

随后两人坐上了路边等待着的车,司机老刘熟练的发动汽车,载着父子二人前往路长征的住处。看着后排一路和声细语交流的父子二人,老刘嘴角微微扬起,欣慰的想着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对于看着路星河长大的老刘来说还是很值得开心的。

6月8号上午,9点的考场正下发着高考数学试卷。

数学,对于李杰来说是最有把握拿满分的科目,随意扫了扫试卷,如同吃饭喝水般,仅仅用了半小时就写完了所有题目,还花了几分钟检查了两遍。

随后举起手来:“老师,交卷!”

这句话就像一道惊雷炸在其他考生中间,大多数人心想哗众取宠,估计是部白卷交上去了,离得比较近的考生看到试卷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心气一泄,被刺激到了。

少女粉嫩双颊以马为伴楚楚动人清纯照

“我靠!惊现大佬!”旁边带着眼睛的同学心里升起了无限的敬仰。

“要不要这么装逼啊!给不给学渣们活路了!”来自后座的一个小姑娘心中哀嚎道。

李杰迅速的收拾了桌上的答题工具,把试卷以及草稿交了上去,这次监考的老师其中有个数学老师,他刚刚心算完选择题,看了一眼李杰交上来的试卷基本上和自己算的一样,有12道题目不太一样,他不太敢确定是自己对还是这位同学的答案对,随后扫了一眼洁白如新的草稿纸,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

“真是妖孽!不知道哪个学校的,应该是振华的吧,他们常常出状元,不过和眼前的相比又不算什么,振华真是人才辈出啊!”

没有管眼前一脸震惊状的监考老师,李杰淡定的走出了考场。

“各位观众们大家好,我是哈市卫视的记者肖潇,记者现在正位于我省知名高中——振华中学的考场外,噫!考试刚刚过去半个小时就有人交卷了,来!我们去采访下这位同学!”

“这位同学,你好!我是哈市卫视的记者,我可以采访你问你几个问题吗?”摄像师跟着记者的脚步也移动到了李杰面前,镜头这对着二人。

瞄了一眼眼前的工作牌和话筒,李杰心想高中这个副本行将结束,稍微出点风头吧,李杰道:“没问题,你问吧!”

“考试刚刚开始半小时,为什么这么早走出考场呢?”

“哦!因为试卷挺简单,我都写完了!”

“这位同学这么自信的吗?那你估计这次数学你能拿多少分?”

“先定个小目标,150分吧!”

采访过很多届应考学生的肖潇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学生,还小目标?150分是满分好吗!!出于职业素养,心里虽然止不住的在咆哮,肖潇还是面带微笑:“那你这次考试的目标呢?”

“目标?成绩吗?大概率是状元吧。”李杰若无其事的回答着。

面对这种奇葩肖潇已经没有继续采访下去的**了,随后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就结束了这次采访了,想着稍微可以放在网页上当下素材,正式报到是万万不能上的。没想到最后这段被她无心放在网上的一段视频竟然火的一塌糊涂。

高考结束后,刚刚考完的学生们立马满血复活,不复之前的忐忑状。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四处浪。

各大饭店、ktv不时的出没着刚刚经历完人生最重要考试的学生们。这时候不分学渣学霸,都沉浸在离别的伤感中,酒最能调节气氛,不少学生喝完酒之后的学生眼含泪水,也不乏抱头痛哭的。ktv里面充斥着各种嚎叫的声音,堪称群魔乱舞。

这天,正动笔写着《解忧杂货铺》的李杰接到了班长周末的电话,通知他下周二也就是13号高三5班在鸿运酒楼举办毕业聚会,告知他一定要到场,以李杰模拟考的成绩加上平时稳如老狗的表现,李杰基本上提前锁定了校第一的宝座,高考状元也不是也可以展望一下,如果李杰不到的话,这场聚会会失色不少。

李杰一口应承下来,虽然高中三年除了耿耿之外,和其他同学基本上都是泛泛之交,但是人情往来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的,毕竟同窗三年多多少少也有点同学情。

高考结束后,耿耿爸妈对于她的管制又恢复到了以往,没再像高考前几周那样时间管的死死的,这两天两人没事便相约外出,耿耿就像被关久了的百灵鸟一样,一路上叽叽喳喳。

不停的在诉苦、吐糟之前一段时间的严格管制,吃饭吃多少吃什么、几点起床几点睡觉都被限制的死死的,关键唯一的联络道具——手机也被收起来了。每每到夜晚,躺在床上的耿耿,在手机没收之后没法像以前一样每晚入睡前都会和李杰随便的聊点什么,也没法互道晚安。

“好在现在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然我都要被憋出内伤了。”耿耿带着轻快的语气说着。

“你想,我们马上到燕京上大学了,以后就再也没人管你那么多了。”李杰牵着耿耿的手轻轻的握了握手掌。

“哈哈!是啊,以后我就自由咯!”

看着一脸雀跃的耿耿,李杰心想‘小笨蛋’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