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软件下直播app下载

夜色下。

封青岩离开书院,便来到葬宫。

他站在宫门前,打量着宫门新出来的禁忌“穷大”,思索着“穷大”会在哪里出世。黑陶花盆已经被他收进沉沦黑狱,无法再指示禁忌的方位,现在只能靠他自己去找。

“会在哪里出世呢?”

他轻言。

片刻后,他就走进葬宫,但葬宫乃是一片漆黑的空间,他依旧无法知道,葬宫到底是什么存在。

葬宫依旧那么神秘。

虽然梦醒了,但他依旧在梦里,有很多事情还没有知道。

或许葬宫与现实世界有一定的关联吧?

他思索着。

不久后,他就走出葬宫,来到葬山之巅,看着下方的书院和亳城。一阵后,他便闭上眼睛去感应……

“不在周天下……”

 性感美女床上诱惑的清纯

大概半个时辰后,他睁开眼睛道。

虽然黑陶花盆中的彼岸花,无法再指示禁忌的方位,但是他似乎可模糊感应到了。或许是因为他从轮回之梦里觉醒了,或许是因为黑陶花盆就在他的眼里。

或许是因为……

总之。

他模糊感应到禁忌“穷大”,并没有周天下出世。

这突如其来的古怪感应,让他颇为惊讶,有些意外,但总算让他松了口气。

既然不在周天下出世,那么是在其他界了。

他看了看书院,身影就猛然消失不见,瞬间出现在鬼雾滚滚的东海上。死去的东海,笼罩着越来越浓郁的鬼雾,已经化为一座真正的死海。

似乎成为了周天下和山海界之间的一道天堑。

从此周天下与山海界被隔绝。

在死去的东海上,并不仅仅只是鬼雾弥漫,而是发生了各种恐怖的不祥……

凶险万分!

即使是大儒级别的存在,都不敢贸然行走东海。

还有。

似乎死去的东海,会吞噬一切生机。

这便是最可怕的事情。

即使是大贤级别的存在,都有可能被掠夺生机,最后化为一具白骨……

此刻。

封青岩出现在东海上,的确感受到东海的可怕,隐约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吞噬东海的生机。

但是无法吞噬他的生机,所以对他并没有影响。

他看着鬼雾滚滚的海面,并没有多想就一步步踏空而去。眼前的恐怖死海,有可能是演化轮回时所产生的恐怖之地之一。

即使是他都无法控制。

但是无法伤害他。

梦中演化轮回,有可能演化出好果,亦有可能演化出恶果……

眼前的死海,便有可能就是恶果。

但凡事无绝对。

在他行走中,蓦然看到远方的鬼雾中,似乎有一道白影飞射而过。

他惊讶之下便看去,目光瞬间洞穿滚滚鬼雾,看到无垠的海面上,居然飞来一座白色的长桥。

他顺着白桥来端看去,似乎是来自山海界。

这是什么桥?

他一边看一边走近。

白桥似乎是由白玉打造,上雕刻着不少精美的图案,有仙鹤,有飞禽,有走兽,有祥云,有瑞光……

还有仙风道骨的仙人等。

这似乎是一座仙桥。

仙桥犹如化为飞光般,从山海界而来,朝周天下而去。

此刻,封青岩来到仙桥前,细细打量一下,发现仙桥并不是实物,似乎是一种十分玄妙的神通……

但是摸起来,却如真的一样。

在他正想走上仙桥时,看到有几道年轻的身影,从山海界那端快步而来。

他们似飘似飞,又似走。

他们皆穿着宽大的青袍,身后背负着一柄长剑,在飞走而来时显得青衣飘飘,犹如从天上走下来的神仙般。

“不知道这次仙缘开启,能够接来多少仙缘之人?”

一个年轻人带着些期待道。

“难说。”其中一人摇摇头,道:“毕竟有天运之人,皆被圣道收走了。”

“现在圣道势大,况且是在周天下……”

有人蹙着眉头道。

“哼!”

一名长相俊朗,但是却冷酷的青年,却道:“他日,必定是我仙道的天下,这乃是天下大势!”

“天下大势?”

有人好奇问,毕竟冷酷青年乃是他们的领首,在门派中的身份并不简单,“什么天下大势?”

“陈师兄,什么天下大势?”

“陈师兄为何如此说?”

在众人好奇之下。

冷酷的陈师兄瞥了一眼众人,便道:“上古乃是众神时代,中古乃是万鬼时代,近古乃是诸圣时代,未来则是我仙道的群仙时代。这,便是天下大势,谁都不可挡……”

“群仙时代?”

众人皆有些惊讶,还没有听过这种说法。

不过说起来,上古的确是众神时代,中古是万鬼时代,近古是为诸圣时代。

而现在算什么时代?

难道是两个时代的交接之处?

而诸圣早已经归隐不知所踪,或许真的是诸圣时代结束……

“陈师兄,这是预言还是?”

有青年好奇问。

但陈师兄并没有回应,只是快步往周天下飞掠而去。

不管这句话是真是假,但还是挺振兴人心的,毕竟仙道被圣道压制太久了。

曾经还不得不成为圣道的一分子。

既然仙道从圣道中独立出来,自然不再想被圣道压制……

“哈哈,群仙时代!”

有青年大笑道。

当然。

其实他们心里,并没有几个人相信。

但,不正是他们的期待所在?毕竟群仙时代,才是他们仙道的时代,也是他们的时代……

桥边的封青岩闻言,微微有些愕然。

仙缘桥?

群仙时代?

他摇头一笑,便跟着众青年走去。

他想去看看,山海界如何接引仙缘之人。

想不到数年不见,山海界已经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说起来。

他还没有真正来到山海界。

他唯一一次来山海界,乃是踏空而来,只为镇压血后。他,根本就没有认真看过山海界……

所以山海界在他脑海里,并没有什么印象。

或者说根本没有印象。

当他们快要来到周天下时,天色都已经渐渐发亮了。

他们并不知道有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

“到了。”

当走出东海后,一名青年微笑道。

此刻,白色的仙桥依旧在,四周生起浓郁的白雾,使得仙桥在大雾中若隐若现,笼罩着几分神秘的气息。

仙缘桥架出东海,依旧没有停止。

还往周天下架去。

凡是仙缘桥所到之处,天下间皆会有大雾生起。

陈师兄等青年往尽头走去。

但是此刻。

封青岩已经出现在仙缘桥的尽头了。

他看到仙缘桥出现在一座书院里,一座曾经道教所办的书院里……

而书院里有数十上百的年轻学子。

他们看到仙缘桥出现时,皆是惊喜万分,显得十分激动。

“仙缘桥现了。”

“哈哈,我可以进入山海界了。”

“从今日起,我方寒正式正为修仙之人……”

在道教书院,或者说是道院正为贴切,众学子激动之时,陈师兄等青年出现在桥上。

此刻陈师兄等人,站在桥上冷眼扫视下方学子。

“恭迎上师。”

“恭迎上师。”

道院中的道士及学子皆恭敬行礼。

陈师兄点点头,但是当目光扫视一遍后,眉头微微蹙起来了。

似乎并不太满意。

这一批仙缘之人的根骨并不是很好,只能说是中等偏上吧,但是现在山海界十分缺人,也只能带过去了。

“上来吧。”

陈师兄没有多说什么。

众学子激动不已,行礼后就纷纷走上仙缘桥……

众人走上仙缘桥显得好奇不已。

左瞧瞧右看看。

“这仙缘桥真的能够把我们带到山海界?”

有学子好奇问,毕竟东海成为死海,隔绝周天下和山海界,几乎成为事实了。

当然。

或许大贤级别的存在,还有可能横渡过去。

但是大儒之下,根本就没有可能。

“不过是一座死海而已。”有青年不屑道,“倘若连死海都无法横渡,修什么仙?吾等修仙者,乃是逆天而行,搬山移山,摘星追月,不过是轻而易举……”

陈师兄没有说话,把众仙缘之桥接上桥,就立即带回去。

毕竟现在山海界十分缺人,搞什么升仙大会并没有什么必要。或者说,现在山海界主要是骗人,先把人骗到山海界再说。

倘若山海界人人都修仙了,谁来耕田种地?

修仙者吃什么?

难道炼一炉辟谷丹,就可以一辈子不用吃饭?

不管修什么,都要以人为基础,倘若人都没有,修什么仙?仙道如何与圣道对抗?所以,山海界就想办法到周天下捞人……

但是仙道彻底把圣道得罪了。

圣道看得死死,根本就不让仙道来周天下移民。

所以,山海界就搞出了什么仙缘桥,先骗一些有根骨的人再说。

并且,不少仙道的大人物,化身为游方道士行走人间,留下种种关于仙人的传说……

仙人可五谷丰登。

仙人可点石成金。

仙人可白骨生肉。

仙人可死起回生。

仙人可无忧无愁。

仙人可海底捞月。

仙人可飞升仙界。

仙人可长生不死。

等等。

不过短短的数年,周天下的民间,就留下大量关于仙人的传说。

而且,以仙道大人物的手段,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不得不相信。

因为是亲眼所见。

而以仙道大人物的手段,糊弄一下愚民很难吗?

渐渐地,便连有不少书生都相信了,期待向往所谓的仙人……

仙道搞出如此大的动静,圣道自然知道。

但是。

仙道的大人物来无踪去无影,根本就不与圣道正面碰撞,他们只是留下关于仙人的种种传说。

圣道来了,他们就走。

而圣道不可能去一一洗脑……

以目前的情况,圣道的大贤有些看不起仙道的手段。

只要仙道无法把人移走就行了。

只有仙道没有人。

有何可怕?

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是谁知道,仙道竟然搞出什么仙缘桥。

这仙缘桥传得十分玄乎,倒是吸引不少年轻人。

而且仙缘桥行踪不定,时而出现在东,里面出现在西,让圣道根本无法追踪。

况且。

仙缘桥每次接走的人不多。

所以圣道就懒得理会了。

当然。

这懒得理会,并不是真的不理会,而不够上心而已。圣道还是派出一些大儒或大贤,来追踪仙缘桥……

可惜一直没有追踪到而已。

而且圣道亦有人认为,既然仙道已经独立出去,且是位于山海界,便不用再理会。

再说了。

仙缘桥每次能够接走多少人?

让仙缘桥接一百年,又能够接走多少人?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况且。

圣道教派众多,根本就不是一条心……

封青岩并不知道这些。

但是。

即使知道了。

他今日亦不会理会。

虽然他乃是葬山书院弟子,乃是圣道的虚圣。

但是,他的目光早已经不局限于圣道,也不局限于周天下,更不局限于轮回之梦。

不管是圣道,还是仙道,其实都是九州的九脉修行之一。

而且。

他们皆是亿万生死相随的生灵……

他无法太过偏向哪一边。

虽然他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但是要做到起码的公平公正吧。不过,他毕竟是葬山书院的弟子,从心里还是比较偏向圣道,以及鬼道……

其实他内心里,乃是希望九脉皆繁荣。

九脉和谐。

因为他们不是敌人,他们乃是同为九州之人,有着共同的外敌,共同的仇人。

在众学子叽叽喳喳中,封青岩已经先走一步了。

他出现在山海界前。

虽然山海界有界壁之力,导致他无法从周天下瞬移到山海界,但是无法阻止他走进去。

他还是可以走进去的,并没有惊动到仙道中的大人物。

他悄无声息进入山海界,第一感觉犹如回到蛮荒时代般,让他微微惊讶一下,就眺望着山海界……

的确是蛮荒般的气息。

其实山海界如何来的,封青岩现在都有些想不明白。

这不是他的轮回之梦吗?

为可仙道却可以在他的梦里,开辟出山海界?

嗷——

此刻有兽吼传来。

山海界里依旧生存着不少山海兽。

虽然山海兽有大有小,但体形大多都是十分巨大……

轰隆隆——

一头巨大的山海界,从远方走来,令大地微微震动。那头山海界犹如一座小山般,高出茂密森林大半……

这是一头形似大象的山海界。

性情温和。

正因性情温和,才没有被杀掉。

此刻封青岩落在山海兽的背上,而山海兽并没有发现,一步步在茂密的森林里行走,踩倒不少大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