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视频污app正在播放

“怎么,你也想要一支枪?”

“嗯,给我支枪,我可以帮你们打鬼子。”

……

“嘿呦……我们参加八路才得的枪,你凭啥也要啊?。一个毛都没长齐的玩意,你能帮上什么?”

听到半大小子的回答,被抢枪的汉子随即不满的嘲讽道。

“且……白给你的枪都拿不住,你这样的才是白费子弹呢。”

“你……你个外乡来的臭小子埋汰谁呢?有种再说一遍!”

被呛的老脸一红,那汉子说话就要上前撕扯半大小子。

而那个半大小子似乎根本不怕对方,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

“好啦……!啥时候了还窝里横!”

一句话喝止了二人,赵世勋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人,最后停留在了半大小子身上。

赵世勋很清楚,别的村民要枪是要参加八路打鬼子,而这个小子却自始至终都是只说是要帮忙,显然目的并不单纯。

树林中的娇俏果子清秀逼人

想到这,赵世勋忽然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脸玩味的问道:

“小子,我把枪给了你,你不会转头就跑了吧?”

“且……一会打起来谁跑谁是孙子!”

“嗯哼……咳咳咳。”

突然响起的咳嗽声让半大小子下意识的瞅了一眼人群,不过随即他又倔强的看着赵世勋,一脸不服的说道。

“呵呵……有种……尿性!”

被半大小子的话逗得一乐,赵世勋原本沉重的心情竟然轻松了几分。大方的扯下自己肩上的三八大盖,他直接连同子弹盒一起扔给了对方。

将带来的枪弹枪都分发下去后,赵世勋走到门口,看着身后几人最后叮嘱道:

“出了这个屋子,就得一切听指挥,否则别怪老子手里的家伙不客气……都清楚了吧。”

……

……

几分钟后,看着赵世勋一个接一个的将四枚缴获的九七式手雷装进一个日式军用背包,老鬼的脸色变得愈发凝重。

“支队长,还是我带这玩意去鬼子的营地吧,你带这三人回去找一排来支援我就行。”

话闭,老鬼不容赵世勋回复,上去就要抢对方手里的背包。

看到这,赵世勋当即脸色一变,转手躲开了老鬼的争抢。

“老鬼!你怎么还是没听明白。你不会日语,去了怕是连院子门口的鬼子哨兵都应付不了,到时候怎么办?”

“那……那我就留下掩护你,让这小子掩护我不放心!”

“胡闹!”

……

看着老鬼因为激动而愈发狰狞的面目,赵世勋虽然气的恨不得踹对方一脚,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老鬼你放心吧,我赵世勋命硬的很,这些个小鬼子还不至于把我怎么样。

时间不多了,你赶紧带这三人回去找一排吧。记住,一定要等到爆炸声响起后再带人冲上来,听明白了吗?”

“……嗯。”

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赵世勋的决定,老鬼只得默默的点了点头。不过在拿起武器离开前,老鬼特意走到正靠在墙上吃日式饼干的半大小子面前,重重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小子,一会打枪的时候稳着点,千万别打错了人。”

“怎么,你要觉得我打不准我可以一枪不响,真是难伺候。”

闻言一怔,老鬼看着对方嬉皮笑脸的表情,心中顿时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毫无预兆的,他伸手一把将对方扯到了自己面前,粗大的手掌像拎小鸡一样将胡天拎了起来。

“小杂种,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心底的想法,你要是敢在关键时刻和里面的那个老油条脚底抹油,老子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早晚收拾了你!”

话闭,老鬼轻轻的放开脸色痛苦的胡天,转身带上三个换上伪军和鬼子军装的汉子走出院子,装作巡逻的样子朝一排潜伏的位置走了过去。

……

……

夜间十点半。

连吃带喝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不管是日军还是伪军,大多数都纷纷进入了梦乡。

而就在月亮再次从云层内挣脱而出的时候,赵世勋轻轻的推开了院子的大门,拎着一个日式挎包走出了院子。

黑夜里,军靴踩在沙土路上,发出一阵阵吱嘎吱嘎的古怪声音。

而随着赵世勋逐渐接近日军驻扎的院子,院门口的两个日军哨兵也发现了他。

警惕的举起步枪,一个鬼子兵立刻低声问道:

“是谁?说口令!”

“混蛋,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

故意嗓音沙哑的用日语回了一句后,赵世勋在下意识的放慢脚步的同时,右手也缓缓低垂在腰间,时刻准备去抓腰间的手枪。

“纳尼?……你是……武藤准尉?”

就在鬼子兵疑惑骂自己的人是谁的时候,院子内的火光也终于将赵世勋的身形映照了出来。

在看清走来的人是一身尉官制服后,两个士兵赶忙立正敬礼。

由于今晚这里的日军军官只有两个,而不久前唯一离开院子的军官就是武藤准尉。因此,两个鬼子兵想都没想就将来人当成了武藤。

听到面前的哨兵叫自己武藤,赵世勋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由于不知道日军的夜间口令,赵世勋最怕对方一言不合就直接开枪。

稳了稳情绪,他继续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你们赶紧去将大家集合起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嗨!”

听到这,一个鬼子一等兵立刻转身跑进了院子内,只剩下一个鬼子哨兵留在门口。

看到这,赵世勋果断停住脚步,站在黑暗中朝门口的士兵招了招手。

“我受伤了,你过来扶我一把!”

听见赵世勋的命令,剩下的鬼子兵连忙背起武器,一路小跑着赶了过来。

“武藤长官,您怎么受伤了?”

说话间,就在双方距离拉近到不足三米的时候,走过来的日军士兵突然感觉面前的军官似乎有些陌生,有些不对劲。

与此同时,低着头的赵世勋也发现了对方的异常举动。

心知要露馅,赵世勋随即不在隐藏,主动靠了上去。

“八嘎!你到底是谁?”

在双方距离靠近到只有两步的距离时,走过来的鬼子兵终于察觉出了异常,停下脚步发出了大声的警告。

然而就在他准备解下肩膀上的步枪对准来人时,刚才还步履蹒跚的“军官”在黑暗中忽然一个加速,直接冲到了惊疑不定的鬼子兵面前。

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匕首瞬间捅进了鬼子兵的脖子里!

“咳咳……”

剧痛中,鬼子兵努力想发出求救的声音,却始终只能发出低沉咳嗽声,仿佛嗓子不舒服的病人一样。

不过即使已经无法呼吸,但这个鬼子兵却在死亡之前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蹭!

随着一声闷响,鬼子兵在左手死死抓住赵世勋持刀胳膊的同时,右手竟然瞬间拔出了腰间的刺刀,反手朝赵世勋刺了过去。

明白面前的鬼子是想和自己同归于尽,赵世勋当然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嘭……

后退半步,他一记窝心脚将面前的鬼子踢了出去。

在巨大的力量下,身受重伤的鬼子兵重重的摔倒在地,在黑夜里发出了一声格外突兀的闷响。

这一下,院子里正围着火堆打瞌睡的日本兵也被惊动了。

“纳尼?出什么事情了?”

两个坐在火堆旁取暖的鬼子兵听到声音,立刻起身端着枪朝院外走去。而就在他们刚刚看到院外倒地的同伴尸体时,黑暗中忽然闪烁了几道火光。

啪啪……砰……!

刹那间,盒子炮和三八大盖的射击声混杂在一起,如同黑夜里的惊雷一眼,瞬间打破了一切。而门口的两个日本兵此刻则是一个眉心中了一枪,一个心口挨了两枪,全都倒地没了生息。

趁着这个机会,赵世勋也不顾不得还会有其他人会从院子里出来,一咬牙直接冲到了墙根下。

而就在赵世勋刚刚靠在院墙上的时候,院子内的鬼子也彻底炸了锅。

由于看不到袭击者,七八个执勤的鬼子兵只能下意识的朝黑暗处一切可以的目标射击。

至于敞开的院门,更是被当成了重点关照对象,被歪把子机枪打的连门框都掉了下来。

“一分队继续掩护,二分队的人朝院子外面扔几个手雷,炸死这些袭击者!”

刚刚冲出屋门,被惊醒的鬼子少尉得知院外有袭击者开枪,立刻大声命令道。

话音刚落,几个鬼子兵迅速起身跑到院子中间,掏出手雷后拉掉保险,朝头盔上一磕便扔了出去。

与此同时,就在三枚九七式手雷冒着烟飞出院墙的时候,一个军绿色的背包却忽然从院外飞了进来,落在了几人的身边。

“纳尼,这是什么?”

轰……

一个鬼子兵想要弯腰去捡地上的背包时,确瞬间被巨大的火球吞噬。

伴随着一股冲天而起的烈焰,狂暴的气浪席卷了院子内的一切,将院子内十几个鬼子兵当场炸的亏哭狼嚎。

而原本在院子内熊熊燃烧的火堆,更是被爆炸掀起到空中后,又如同火雨一样缓缓落下。

……

平躺在黑暗中,赵世勋此刻只感觉脑袋里一直在嗡嗡直响,四支更是麻木的不听使唤。刚刚他虽然躲过了四处横飞的弹片,但好几颗手雷爆炸产生冲进波覆盖面积太大,还是还是将躲闪不及的他掀飞了出去。

重重的摔倒在地,他被震得几乎是五脏移位。

恍惚中,他只能隐隐感觉有人将自己拉扯着朝一边移动,而且对方似乎非常的吃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抹清凉进入赵世勋的嘴里,他的意识终于开始清醒过来。

缓缓的睁开眼睛,赵世勋面前出现了一个略微熟悉的老汉身影。

,感谢书友们的支持!